您的位置:  寺卜新闻 > 娱乐 > 新时代博彩 - 《爱情的边疆》殷桃从18岁演到80岁

新时代博彩 - 《爱情的边疆》殷桃从18岁演到80岁

来源:寺卜新闻 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8:59:22 1156次阅读

新时代博彩 - 《爱情的边疆》殷桃从18岁演到80岁

新时代博彩,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见习记者 钟雨恒

5月8日,由导演毛卫宁执导,金牌编剧高满堂操刀,殷桃、王雷、李乃文等主演的年代情感剧《爱情的边疆》正式开播。该剧把背景设立在新中国刚刚成立后的50年代,聚焦一段跨越国籍和岁月的动人爱情故事。剧中,殷桃饰演的女主角文艺秋和一名前苏联的播音员维卡,相恋而不能相守,让人唏嘘不已。日前,殷桃在接受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《爱情的边疆》中自己将从18岁的青春少女演到80岁的暮年老者,是一次“鼓起勇气的尝试”。

和“文艺秋”赴一次“十年之约”

一个人演绎挑战18岁到80岁

20世纪50年代末,北京广播学院女大学生文艺秋爱上前苏联功勋播音员维卡,并与之在北京结婚。前苏联撤走专家后,维卡被迫离开中国。而文艺秋自愿来到边境城市黑河工作,担任电台播音员,就是为了离维卡近一些。后来,维卡也来到黑河对岸的布拉戈维申斯克担任播音员,他俩竟然通过倾听对方广播的声音抚慰痛楚,倾诉思念,却在漫长几十年的岁月里无法相守。电视剧播出以后,属于那个年代特殊的情愫感染了不少人,文艺秋的执着与纯粹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但谈起文艺秋这个角色,殷桃坦言,自己最开始反而很犹豫。“因为我觉得很难演,尤其是跨度这么大,从十八岁到八十岁,再加上又要去黑河,确实是还是很辛苦的。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挑战挺大的,我确实没够胆。”后来是毛卫宁导演和编剧高满堂一直在鼓励殷桃,给予了她很多信心,才最终同意接下这部戏。

其实,这并不是殷桃第一次挑战“老年”扮相。在获得白玉兰奖的《鸡毛飞上天》中,殷桃就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。但是在采访中,殷桃表示,自己对《鸡毛飞上天》中的老年状态并不满意,所以这次也希望通过《爱情的边疆》,有一个成长和进步。“女演员可能没有多少时间是可以有机会来演这样的角色,从十八演到八十,都是由一个人来完成。我觉得也算是鼓起勇气尝试一把吧。有这么一个机会,再来锻炼一下自己”。

除此之外,毛卫宁导演的团队,高满堂编剧的剧本基础,也是促成殷桃与“文艺秋”之间的推动剂,“我觉得能在这么一个拍摄的氛围里头工作是一件愉悦的事情”。不过,在拍摄的初期,殷桃也曾担心这个角色不讨喜。“她在爱情方面有些自私。但是后来我发现这是很真实的,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她不是一个哪哪儿都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儿,她有很多的毛病。一个很平凡的女人的一生,也是对我蛮有吸引力的。不靠别的那些东西去支撑她是谁,然后她做了什么伟大的事儿,这一世一定要活得像她那么成功”。据殷桃透露,最后文艺秋又重新回到了播音岗位上,过着最普通的小日子,“但是这种平凡的东西是很有力量的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部剧实际上是殷桃和毛卫宁、高满堂的“再续前缘”。2012年,殷桃与高满堂合作《温州一家人》,在剧中饰演周阿雨。之后高满堂曾有一些其他的剧本来找到过她,但因为档期问题错过了,由此一来《爱情的边疆》也算是弥补了两人之间的遗憾。殷桃还透露,自己跟毛卫宁导演有个“十年之约”,他当年的《十送红军》,也是特别希望自己能去演,“后来导演说他拍的戏,战争题材和男性题材比较多,这是他首次拍一部女性题材的戏。就算是‘十年之约’,我们终于能合作了。之前就知道,导演团队是非常专业的,这次是身有感触。我觉得演员跟他的团队去合作、跟他合作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”

被“宋绍山”的爱与成全打动

平凡生活为彼此付出最打动人

《爱情的边疆》编剧高满堂曾表示,这部剧的目的是让“年轻人相信爱情、珍惜爱情”。剧中,文艺秋和维卡相隔一条国界线的距离,日夜相望,通过声波互传情思,在时光的鸿沟下,仍然保留着那份最纯粹的爱情。关于这部戏里的几段情感,女主角殷桃却表示,最打动她的是演员李乃文饰演的“宋绍山”对“文艺秋”的成全与付出。

“因为文艺秋心里是爱着另外一个人的,但是宋绍山一直在成全她,很坚定的在她身边保护她。所以我觉得文艺秋跟宋绍山的爱情是从老年开始的,是从宋绍山得了老年痴呆症以后,我觉得他们俩开始有了爱情。之前其实都是彼此的陪伴和支撑。我觉得这种爱情挺伟大的,挺让人羡慕的。”

在殷桃看来,编剧高满堂其实透过一部剧也在讲爱情和婚姻到底有什么不同:既然大家相信爱情,其实也要明白在婚姻生活当中,所谓的激情消退后,面对平凡的生活的时候,与一个人相伴走过来,要为彼此付出的那种东西是才最打动人的。

相较之下,文艺秋与维卡的感情要显得纯粹得多,也简单得多,在殷桃的理解中,这个丫头有股子“倔”。两个人在最美好的时候被分开了,其实留在记忆里的都是比较完美的那一面。“其实生活是很磨人的一件事儿。再好的两个人在生活当中都会慢慢发现彼此的一些缺点。我觉得文艺秋和宋绍山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。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讲,我觉得是因为他们真的没有生活在一起过,所以那种美好的东西在心里支撑。”

喜爱现实主义题材

每个人物都能找到他的种子

从影多年,殷桃饰演的角色从古代到现代,从少女到老妪。而谈到最钟爱的角色,殷桃仍然偏爱现实主义题材。“即使它在市场上不那么受欢迎。大ip也不太钟情于我,我可能也弄不了,也确实看不懂那种剧本。我喜欢现实主义题材,就是因为每个人物是有根的,你能找到她的种子。然后你才能够可以有这个空间,让你每个角色有所不同”。

殷桃举了一个例子,《温州一家人》里的骆玉珠和《爱情的边疆》里的文艺秋,她们都是从十八九岁演过来的,怎么做到有所不同?在她看来,方方面面的现实状况不一样,成长环境不一样,经历的事儿不一样,对演员来说有空间把角色塑造地不同。“文艺秋属于那种在当时就有机会去念大学,文艺女青年,性格也有点儿高冷,因为心里边看得出来是跟父母的关系不太好的姑娘,比较缺爱;《鸡毛飞上天》那个骆玉珠出场就是野小子,都没人管也没读过什么书,为了保护自己,像个男孩儿一样。”

一路以来,殷桃的影视作品表现优异。但是关于剧本的选择问题,殷桃称,自己其实不会“挑”,有时候甚至有点自我。“大家有的时候也给我上课,说我有点刻板,总是偏爱这种角色。比如说像《鸡毛飞上天》,其实当时大家都不太看好这种戏。但是我在这个方面,有点小自私,我觉得自己得先过瘾吧。我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有冲动,我觉得有意思,我就想去试试。那个时候可能其他东西考虑的少,是比较傻。但有时候傻人有傻福,可能还撞上一两个角色,大家觉得还挺有趣的,或者是说在大环境下面还挺特别的。”

戏路变窄了?

要创作当下真正适合自己去演的角色

殷桃曾凭借《温州一家人》获得飞天奖“优秀女演员大奖”,也凭《鸡毛飞上天》一举摘得第23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。作为中国内地著名的中生代女演员,关于外界热议的“戏路变窄”的话题,殷桃也作出了回应,认为这是一个多方位的问题,“中生代女演员到了一定的年纪,这是一个现实问题、客观问题,你真的没有办法再去一直演那种少女。比如说我。之前的《鸡毛飞上天》,大家觉得我演那个二十来岁的角色的时候,好像还能看,好像觉得还没有那么别扭。”

现在依然还会有这类角色来找殷桃。“我很感谢人家对我的这份信任,但对于我自己来讲,已经没有这个兴趣了,再加上那种角色已经没办法满足我对角色创作的愿望。”因为人生阅历少,上述角色相对殷桃来说会比较单薄。殷桃认为,演员的心态一定要平和,去创作当下真正适合自己去演的角色,不能较劲,面对现实。“我觉得还是要有好的角色出来,好的剧作,好的东西给到演员,让观众看中生代女演员的感情生活,爱情或者是生活中的一些经历,也会很好看。但是前提建立在有人愿意写有人愿意看。”

殷桃还对自己的状态作了一个总结,“如果尽量让自己的状态保持好,可能中生代女演员的戏路就要相对宽一些,也多给自己争取一些机会吧。不然的话,你可能以后就只能前半段别人演然后你再演,其实自己也不过瘾,对角色来说也是有一些损伤的。这个是提醒自己,要好好保持生活中的状态。”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相关新闻
新闻专题
More